【最新】2024年度春季定期面谈、课程规划&试听中...请预约参加!

日本美術の魅力に集中しよう!

学院介绍
讲师阵容
合格案例
校区地址

拨开云雾见光明。——李海西PhD

名師専訪
blank

教员介绍

姓名:李 海西 
学历:日本大学艺术学部 文艺学科 学士
           多摩美术大学 艺术学 修士
           学习院大学 美术史 博士
略历:东洋美术史研究者,学艺员,日本美术史学会会员,曾任职于日本公立美术馆,硕士毕业论文获学科优秀奖。为学生提供一切留学及升学相关情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更多时间会多“听”学生内心的声音。

前言

本次采访将深入了解一位在日本进行艺术研究并从事教务管理的李老师的学术和职业经历。通过追溯李老师在三所不同日本艺术学府的学习历程,以及她的博士研究和跨文化体验,我们将窥见东亚文化与艺术的交融,以及她是如何将艺术研究与教务服务结合,为学生提供更丰富的学术体验。

采访内容

——李老师,请问您为什么选择在日本的艺术类大学进行深造呢?特别是选择研究东洋美术和日本美术史的初衷是什么?

我是高中毕业后,在国内有过一年大学的经历,由于国内大学的专业被调剂,但还是想学习自己喜欢的专业,在跟家人商量后选择退学赴日的。在日本经历语言学校,重新考的大学。然后选择了自己喜欢的文艺学科。(主要是艺术评论和文章创作,然后日本这边写作方向,駒場文学、早稲田文学、江古田文学还都比较有影响力)一开始到日艺,本来我是想当个作家,或者记者。但在日艺念大三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教授,受教授的影响,我发现原来我在分析画,研究画上好像有那么一点点自己的有意思的想法,然后开始正视自己的一点点天分和浓浓的兴趣,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美术史,美术评论的方向。

blank

美术史论文集

 

——您在三所不同的日本艺术学府间,感受到了哪些学术或文化上的差异?

第一次到日艺,就是参加考试当天,风特别大,学校入口的大玻璃墙特别干净,有一种圣堂的感觉。教授也是很有知识,涉略非常广,日艺因为还有演剧,电影的学科,所以选修课的门类上,也特别多元,音乐,电影,莎士比亚话剧,歌舞伎等等鉴赏课,都非常有人气。同学都是有趣的人,日艺的四年是我可以做自己,并且以自己的方式成长的四年,快乐又充实。

去多摩念修士,是因为多摩的艺术学方向有能继续指导我研究的教授。也是为了持续自己的研究,所以去念了多摩。对我来说,多摩的学风更自由,教授会推着学生前进的,给到牵引力,和支援的。我当时所在的研究室当时比较热闹,中日韩的学生都有,聚集在一起做研究,讨论,思路能发散到很宽,也能听到韩国同学挺多参考意见,是能拓宽眼界和思考的地方。特别是东洋文化这一块,收获还是比较大。

博士去学习院的理由也很单纯,也是可以持续性的推进我的研究。我在学习院的指导教授,是在多摩任教退休后被学习院特聘的。可能说我会去一个综合大学,也是受了教授的影响。综合类大学的风格就是相对于艺术院校稍微严肃那么一点。虽然学校整体氛围没有艺术院校那么有意思,但是学术圈的交流和多文化的接触也会更多。比如我所在的研究室,就经常开设一些和东大,早稻田的研究室进行学术探讨课程,然后哥伦比亚,普林斯顿过来的英语系学生也不少,然后一起做一些发表和探讨,让我能听到更多的声音。

blank

教室学习风景

 

——您的博士论文主要研究了哪些方面?有哪些独到的发现或结论?

我的博士论文方向是,日本近代潇湘八景。这个是基于我的修士研究,江户时期的潇湘八景然后进行的延展和总结的部分。潇湘八景起源于中国宋代,然后日本的室町時代传来日本,进行开花,然后盛放,留存成日本文化血液的一部分。这是东亚文化共同的文明和艺术结晶。无数前人研究者,从潇湘八景的起源探索,梳理了东亚文化中潇湘八景的脉络,但我在研究过程中发现,近代的潇湘八景,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都没有得到一个全面的概论或者有一些方向性的总结。

blank

潇湘八景 横山大观

我是本着自己可以为东洋美术史的一个文化符号象征起到一点自己绵薄之力的心情,接过前人研究者的火把,为潇湘八景这个主题成为在东亚文化中不可磨灭的重要地位,更添一点星火,力所能及的做点什么吧。

——您如何看待现代的东洋美术和日本美术在全球文化交流中的地位?

我更倾向于东亚文化一体这个说法,日本和中国的艺术文化同属于东亚这一个大整体,所以日本和中国从根本上来说就是有一定的同一性,但是因为文化背景的不同,所以会在表现形式上有了一些区分,但是根本上还是一致的,属于一个母体。就像是两个双生兄弟,可能因为人生的经历不相同,所以长大了后,有了不同的工作和人生状态。因为是兄弟,在全球文化趋于同化的方向性来看,如何加强东亚文化的紧密性,和特点,能够在全球大背景下,让东亚文化壮大发展起来,甚至是引领全球,成为标杆,和被慕强的对象?这个是我们作为东亚人,需要去思考的课题。

——在日本的学习与生活经历是否对您的世界观产生了重要影响?

是的,这个是不言而喻的。是中国的小初高的基础教育给我塑了初步的型,是日本的本硕博教育雕刻了我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细节部分。我常常与人说,我有一个故乡在中国湖南,也有第二故乡在日本东京。这都是我不会割舍的,也是我最珍视的。

——您是否认为自己的跨文化经历对您当前的工作有所助益?

这个是毋庸置疑的,首先是作为一个早10年来日本留学的前辈,那么我曾经的学习经历和自己同样作为外国留学生的一点点成长心得,也是一定会给到后辈们一些参考,或者是“安心”的作用,“这条路,我也曾经走过,因为自己淋过雨,所以也想为他人撑撑伞”也是带着这样一些纯粹的想法,在教务工作中和学生们共同前进。

——有哪些人或事件对您的职业生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应该是我的教授,真正言传身教的教会我,研究者是怎么样的,教育工作者是怎么样子的。然后我的余生,就是以她为榜样,扎扎实实的向前。比如我教授在美国时候,会迁就我的时间,美国凌晨3点也会回我邮件,给我开视频会议,确认我的调研进度。让我体会到做教育,就是一个“为他人”的奉献过程,并且适合做教育的人就是能够享受这个过程的。

——您是如何从艺术研究转到教务管理和服务工作的?

一边做着研究,一边做一些后端的服务工作,可能也来源于我的性格。我不是那么喜欢”输出“的性格,很多时候,我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前,比如,做研究。然后在人群中,我可能更多的是一个倾听者。工作中我或者作为一个前辈,去更多的理解后辈们,为还在初出茅庐年纪的他们,提供一些切实有效的建议,鼓励他们持续性的努力可以战胜时间,心流会超越时间。不要着急。

blank

一对一授课风景

 

——在日常工作中,您常常遇到哪些挑战或惊喜?

 工作中最大的挑战,可能是如何今天做的比昨天更好吧。实际上,教务的工作是比较机械重复的,对于考学升学各种事前的对接,其实都是大同小异。这并不是一份每天做每天新,每天都是崭新自己的工作。随着时间沉淀下来的,更多的是经验和更高效的解决问题的能力。但是如何在这类重复性工作中找到乐趣,或者是如何找到今天的自己比昨天的自己更好的体验感,达成感,这可能也是随着工作经验的增长,要自己更多去探索的地方。

惊喜就是收获了很多好学生,他们或者性格有趣,或者幽默乐观,或者很有艺术实力,给我提供了更多的朝气。跟年轻人,学生在一起,会遇到更多的新潮想法,思维也会更年轻。我也常常在我的学生中收获许多能量和欢笑。

——您如何利用自己的艺术背景来更好地服务学生和家长?

我自己的研究方向属于东亚文化的母体的一环,很多日本画,景观,动画,媒体艺术,写真,视觉传达方向的同学的研究方向都可以跟我的研究相关联,只是最后展示的形式不一样。我自己的主题还是适用度蛮广的。有时候学生想做东洋文化相关的主题,我也会给到他们一些我自己的想法,提示他们可以看看什么类型的书,然后去哪里可以找到,之类的建议。然后起到给学生一些方向上的提示作用吧。

——对于学生希望在艺术领域发展,您有哪些建议?

仅仅只是作为一个稍快一秒脚步迈入这片领域的人,艺术跟文理科的学习不同,不是下了苦功就会有收获,还需要一些小小的天赋和运气。然后再是百倍千倍万倍的努力。我觉得首先要知道自己是谁,然后要知道别人是谁,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也不要不把别人当回事。这个是核心思想。只有谦虚的做好自己,像低头汲取大地营养的麦穗,拼命吸收。看更多,学习更多,消化更多,艺术家也好,设计师也好,研究者也好,积极的上好每堂课,参与每次活动。疯狂的去成长,把自己分内能做好的事情做好,在自己喜欢的领域深耕,然后再去谈发展前景,展望未来。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专访结语:

在李老师的故事中,我们看到了一个艺术家如何在跨文化的环境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并将深厚的学术背景融入到教务管理中,为学生们创造更多可能性。她的经历启迪我们在全球化背景下对东亚文化的理解,以及在艺术与教育领域追求卓越的决心。李老师用她的故事为我们呈现了艺术与文化的无尽可能,为东亚文化的传承和创新贡献了独特的力量。

blank

李老师-个人介绍海报

最新資訊

PAGE TOP